翠微轩
翠微轩 欢迎您!
翠微轩 > 武侠修真 > 少林寺第八铜人

第十八章 文 / 九把刀

    /

    首页->./

    《少林寺第八铜人》->正文第十八章

    怀抱着身登九五的狂人梦,白鹿庄被王保保指挥的三万大军烧成了白地。

    两千名红巾军只有二十几名跟着刘福通、杜遵道、韩林儿、重八等人逃出重围,连珍贵的蜂笛手都几乎死伤殆尽。

    原本,这二十几个幸存的红巾军一个也不能苟活。

    在情势最危急的时刻,以七十二名武艺高强的少林武僧为主的数百僧人,个个双手持棍,结成大伏魔棍阵,以摧枯拉朽的声势杀进元军阵中,打开一个缺口,招呼众人逃出。

    后来重八辗转探查才知道,白鹿庄会遭此大劫的原因。

    原来奉命保护韩山童的一个专属蜂笛手,竟是徐寿辉安插在北红巾军刺探军情的内鬼,是以徐寿辉对韩山童的动静了若指掌。徐寿辉对丐帮与北白莲教的结盟感到不安,遣人向王保保通风报信,终于引得王保保大军吞没了北白莲教根据地。

    但王保保身边的新进猛将,却有一个是来自少林寺的内鬼。

    这名内鬼在少林寺修业时,刻意与达官贵族的子弟交好,下山后就靠着关系与勇武进入军威最盛的王保保队里。一得到了如此重要的消息,他自然飞鸽少林。像这样的内鬼,在元军里还有不少,在往后的日子里决定了战争的风向。

    世间大事,看似无数巧合堆砌而成,冥冥之中,似有一种天意。

    其实,却是层出不穷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残忍。

    历史一直都是如此,被汹涌的暗潮推动着。

    *******************

    重八在赵大明的坟前插上最后一炷清香。

    人心机巧诈骗、反复莫测的可怕,已经在重八的心中生了根,改变了他的性格,改变了他对人类这种动物的看法。

    但赵大明临死前将他一把推开,却是毋庸置疑的豪迈义气。

    堂堂一个前帮主,又怎么会对他这种卑微的小人物讲这种义气?

    重八看着坟上“赵大明”三个字,若有所思。

    “重八,别想太多了,这乱世才刚刚开始呢。”

    七索笑笑,拍拍重八的肩膀。

    是啊,这乱世才刚刚开始。

    “七索,我在武当山结了一个竹庐,与子安师徒俩相邻为伴,他们写故事,我跟灵雪就练拳练剑,你要是有空,不妨携着红中到我那里喝点小酒,子安他可是整天念着你。”君宝笑得很洒脱。

    “子安收了徒弟?这倒要亲眼见识见识。”七索大笑,与红中两手相握。

    那夜少林方丈所说,能让君宝再展羽翼之人,自是只剩一手的不苦大师。

    君宝身上分崩离析的经脉,经不苦大师以毕生积累的先天真气连续击打、整合,然后重新打散、整合了无数昼夜,终于再续,强健如昔。

    这种匪夷所思的治疗方式,不单单靠着不苦大师珍贵的先天真气,受术者也得是跨越《易筋经》障碍,体内拥有相应的珍贵先天真气之人才能办到。

    不苦耗竭了毕生真气,却没有束手就死,靠着终须白神奇的针灸法、价值连城的血色人参活了下来。因为不苦有个还不能死的理由。

    “我师弟死之前,说了什么话吗?”

    不苦坐在不杀坟前,呆呆地看着沙冢。

    这沙冢底下并未埋人,只是他的心意。

    他一直,还想见他师弟一面。

    “原来,这,就是,害怕。”

    七索转述着不杀葬身火海前,所说的每一个字。

    “小时候,寺里的,米饭,都给,征去,南宋,军里。师兄,看我,半夜,肚子饿,睡不着,便带我,去厨房,偷,馒头,吃,得绕过,很多,火头,和尚,的耳目,尽管,师兄,牵着,我,我,还是,很害怕。那时,心中,的感觉,跟现在,有点儿,相似,呢。”

    不杀当时的表情却不像是害怕,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纠结。

    不苦老泪纵横,惟一的手轻轻抚摸着沙冢。

    他从没怪过他师弟。

    因为那个大雨夜,师弟偷袭他、肢解他的时候,师弟一句话都没有说。

    想必,他心底也很痛苦。比谁都还要痛苦吧。

    “我想不杀说的并不是害怕,而是后悔。”君宝长长叹了口气,“他死前,还对你怀抱着深深的歉疚。”

    *********************

    经过此番大劫,众人心中各有复杂心思。

    天下也起了变化。

    各地纷纷出现自称大元朝掘墓人的狂妄之徒。

    韩林儿不久后在刘福通、杜遵道的拥护下继承了父亲北白莲教主的名义,在三个月后于徐州正式发动讨元战争,几日内便攻克附近州县。

    北红巾军事起,徐寿辉旋即挥军占领湖北,十月便称帝建国,国号天完,吸引了十几万农民响应,声势大振。徐寿辉被野心蒙蔽了双眼,却忽略了身边有头叫陈友谅的雄狮,这又是后来的故事了。

    私盐贩子头目张士诚并不属于红巾军体系,却率领义军以可怕的旋风之势占领东南诸州,意外大败宰相脱脱的百万大军于高邮,称帝诚王,国号大周。

    方国珍造反于水师,一面假意接受朝廷招降,一面却又蚕食鲸吞元朝沿海诸县,反反复复,似是胸无大志,却又显得城府极深。

    群雄撕裂中原,零星的抗争势力纷纷选边站,或被强力吸收。

    元朝气尽,朝廷的存在仿佛只是多余的累赘,只有王保保一支孤军奋勇作战,独木支撑北元。王保保的威名,直到十几年后还令汉族将士感到头皮发麻。

    君宝打算归隐山林,潜心钻研太极拳,将崭新的拳法传承于后。君宝收了七名弟子,却一直声称没空与灵雪成亲。

    灵雪岂是肯善罢甘休之辈,她怒气勃发,在君宝的竹庐对面盖了间小道观,起名峨眉,专收年轻貌美的女弟子,惹得君宝那七个徒弟凡心大动,个个都与峨眉女弟子成亲生子,好不快乐。

    七索却决定依照约定,以丐帮帮主的身份与重八合作,率领江湖豪杰将纷乱的天下导入正轨。

    在此之前,七索与红中秘密回到乳家村,在说书老人的证婚下成亲。

    那只忠心耿耿的老黄狗死了,使得说书老人苍老得更快。

    但老人从此多了个关于小人物在历史裂缝里,展现大无畏英雄气魄的故事可讲,每当老人说起,便能眉飞色舞一整天。

    七索回到家里探望父母,发现两个弟弟都从军了,一个投靠北红巾,一个却是被朝廷强征去当前锋敢死营的步兵。世事难料。要让两个弟弟早点平安回家,还得当哥哥的争气才行。

    青梅竹马的两人成亲后,那喜欢替人起侠名的测字先生又在官道上遇到了七索等人。回到北红巾军担任郭子兴副将的重八,一时好奇多问了两句,于是那测字先生便赠送重八一个全新的名字。

    想必,那个名字起得相当不错。

    几年后,子安呕心沥血、孜孜不倦的故事终于完成付梓。

    《水浒传》,中国历史上极其热血的精彩大作,江湖上人手一本,盗贼胡乱结拜瞎忙起义的情况令当局不胜其扰,终致此书被禁,弄得子安哭笑不得。

    再过好几年,子安的徒弟也写出震古烁今的小说,贩夫走卒都爱听,达官显要也爱读,一刷又一刷地狂印,异常畅销,是天桥下说书先生的必备法宝。

    “这就叫一山还有一山高,峰峰相连到天边。”

    七索白着发,携着他永远的小红中笑着。但还是用错了成语。

    七索最喜欢抱着刚学会说话的孙子,在月光下慢慢说着遥远的乡下人传奇。

    一个关于少林寺第八铜人的故事。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