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轩
翠微轩 欢迎您!
翠微轩 > 都市言情 > 《画船新娘》

第十章 文 / 苏珊妮·戴维斯

    /

    首页->./

    《画船新娘》->正文第十章

    “你到底打算对我做什么?”

    丹丝被洛克那冰冷的诸问声吓了一跳,她在七月午后的画室作画,捕捉那张在她画里出现过多次的老妇的面孔,依稀有所记忆,洛克却突然闯进来,打断她的冥思。

    她回过头,他依然是那副打从他们上次争吵过后的冷淡神情,但此刻蕴着怒意,虽然如此,他的英俊昂伟仍旧如常的令她心跳、令她渴望。

    “我做了什么?”

    “别装蒜了!你背着我偷偷和罗亚利见面!”

    “那又怎么样?”

    他气得面色泛红。“我不知道你对他说了什么.总之他们立刻采取了行动,把纵火犯送上远洋船逃之夭夭了!”他大吼。“你破坏了我的复仇机会。现在我的计划泡汤了,全托你的福!公主。”

    “不要再提复仇两个字,我听腻了这些可瞩、令人反感的话,你们必须罢手了!”

    “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女人?”洛克咆哮。

    “为什么一定非要在哪一边不可?”她也大叫。

    “因为我不要一个老扯我后腿的老婆,”他的表情阴沉得可怕。“做个选择,丹丝,要嘛你就对我完全效忠,否则我俩没有未来。”

    丹丝脸上血色顿失。“我说过我爱你,我绝不会做任何伤害你——”

    他抓住她双肩,用力摇她。“我要你在姓麦和姓罗的两方之间做个选择,如果你不是和我站在同一阵线,那就是与我为敌,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她无助的摇头。“我——我做不到,我不能和你一样心怀仇恨,但也不愿未来的日子充满不睦和争吵。”

    他猛然放开她。“那么就是这样子了。”他的脸孔钢硬如铁。

    “不!”她抓住他的衣襟。“你别以为可以这样甩掉我,麦洛克,这不是是非题,不是用你那种方法能够解决的!老天,为了你,为了我,你无论如何得退一步,哦,洛克。”

    她伸出手勾住他脖子。“你其实不是铁汉,你只是一个男人,需要爱和关怀……”她把樱唇凑上去轻摩着他的嘴。“和每一个人一样。”

    丹丝感觉到洛克身子僵着,她把嘴唇压上去,倾尽所有爱意的亲吻他,盼望他谅解和信任,可是他却一下子把她推开。

    “可恶!”洛克愤恨自己的软弱和对她的不舍。“你以为可以迷惑我,让我忘了责任吗?我是不会被一个满口谎言、疯疯癫癫的女人诱骗的!”

    说毕,洛克转身就走,丹丝傻在那儿,她无情的话遇刺穿她的心。自来到波士顿,遇见洛克,在他的扶持下,她的恐惧不安渐渐消失,她自以为找到了避风港,岂知一切只是假象,什么也没有改变,疯子莉莉仍然存在,只是被掩藏住了。

    丹丝奔回卧室,扑到床上痛哭。疯疯颠颠的女人,是吧?她气愤而伤心的爬起来,拖出皮箱,开始收拾东西,就算是吗,她也没有疯颠到继续和洛克这铁石心肠的家伙一起生活下去。

    她要离开他!她可以到巴黎。

    巴黎,算了吧。

    丹丝突然泄了气,软弱的在床边坐下,把脸埋入他的睡袍里哭泣。她没有地方可以去,洛克占据了她的心,让她无处可逃,而且那是懦弱之人的行为,徒然拖延问题她怎么能够离开心爱的男人,抛下一生唯一幸福的机会?

    “我不会这么便宜他的,”她忿然的自言自语。

    “他爱我,我知道,就算他恫吓要把我丢人火山口,我也不会跑掉。”

    下定决心后,丹丝洗了把脸,将头发梳好,忽闻楼下有人在叫门。她微微吃惊的把皮箱推到床下,匆匆下楼。

    “送信来给麦夫人。”一个长了一只长鼻子的车夫摘下帽子道,把信递上。

    丹丝拆信一看,震惊的呢喃。“老天,爷爷受了伤,情况危急!我得赶过去看他,你可以载我一程吗?”她边冲到客厅拿帽子和手提袋边问。

    “我的车在外边候着,夫人。”

    丹丝随车夫来到路边的马车前,他把车门拉开,丹丝一脚踩上踏板。“请你快点,我担心——?”

    一阵浓郁的野姜花味扑鼻而来,丹丝惊然一惊,车夫自后将她推入车内,“砰”地关上车门。

    坐在车内的男人幽幽的说:“欢迎,亲爱的莉莉,我一直都在想念你。”

    丹丝张嘴想尖叫,一只拳头重重击中她下巴,她顿然眼冒金星,昏厥过去。

    洛克一踏入屋内就知道丹丝走了,屋子里静悄悄、死气沉沉的,好像她一走,即把所有生气全带走。

    他没想到他的心会这么痛,失落感会这么重。

    和洛克在船厂干了一天活儿回来的里南,绕着屋子前前后盾的喊她的名字,没得到任何回应。

    “她真的走了,该死,洛克!你到底对她怎么了?”

    洛克站在客厅的桌边,手握着罗府的信笺。“我只是要她在我和罗家之间做一个选择,显然她已经决定了。”

    里南抢过那信笺扫描内容,然后诅咒。“老天爷,我没听过有这么自私的人!要就选择我,否则拉倒?她爱你,你这傻子,但是叫她如何和一个这么自大的人共同生活?”

    “算了,里南。”洛克打岔,胸口胀痛,喉头梗塞。

    “算了?碰上这位姑娘是你一生最幸运的事,”里南生气的答道:“你就要这样让她走?”

    “我别无选择。”

    “我看你是想步上老爸的后尘,”里南刺激他道:“恭喜你了,洛克,你做得相当成功,强硬、毫无宽恕之心,简直和老爸一模一样,或许丹丝离开得对,天知道为什么当年妈妈不这么,如果她走,也许还会有得到快乐的机会!”

    “也许她有,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洛克阴沉的答道,声音异常奇怪,像个在感情矛盾中挣扎的盲人。

    “你最好解释一下。”轮到里南吃惊了。

    洛克把罗吉姆和他们母亲之间的绯闻,那只银坠子和丹丝的说法告诉弟弟。

    “我的天,”里南抓着下巴,一退儿摇头。“事情复杂得可怕!”

    “这可能只是虚传……”

    “可是你看看你,洛克!你能否认吗?太讥刺了,”他粗声大笑。“我居然是罗家人,到这地步,情势如此逆转!”

    “你仍然是我弟弟。”

    “而丹丝就成了我妹妹了,”里南咧嘴笑道,但立刻沉下脸。“这解释了很多事,当年老爸若曾对我有所怀疑,他也始终没有提到。”

    “他一直很疏远,”洛克沉重的说:“不知是因为妈背叛了他,他才变得那么冷硬,抑或是他的冷硬使得她向外发展。”

    “这个迷我们永远远无法解开,”里南深叹,然后抬头注视大哥。“不要学他,你并不像他,你身上流有麦家血统,但你不像诺奇。”

    洛克自嘲的嗤鼻。“我比他更糟,铁汉,连老婆都保不住!”

    “去找她,去追她回来!这女人给了你很多机会,她爱你,你这白痴,难道你一点也不在乎她?”

    洛克垂头瞪着地板,声音充满痛楚。“我爱她胜过我的生命。”

    “你告诉过她没有?”

    洛克缓缓摇头,红着脸自承失败和德勇。“没有。”

    “那么就告诉她!老天,你要让你的自尊心这样碍着你吗?”

    洛克胸口紧迫,内心挣扎。他一直害怕自己和父亲一样惨败,以至于死守一个目标,但他需要丹丝的爱、丹丝的生气和活力。他必须找她回来,必须吞下自尊,放弃强烈的复仇心,和丹丝重修旧好,让她相信他们是有未来的。

    这很难,丹丝或许不相信他,这怪不得她;想想他对她说了些什么话!他自作自受,但他无论如何也要求她回来,不管她是疯子莉莉,是罗丹丝,或是他心目中的公主.她都是洛克孤独的一生中是美好的赠礼,如果丹丝还要他会用卜半辈子来让她知道她在他心里具有多么重十的各。

    洛克挺直了身子。“我要去找我老婆回来,要一起去吗?”

    洛克一脚端开罗府大门,躲在门后的巴太太被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榜样头鼠罩,他在起居室找到抱着酒瓶喝得醉重重的怒基。

    “他们人呢?”

    怒基抬起苍白的醉眼看他。“不要……吵我,我正在庆祝。”

    “我要找我老婆,她人呢对

    “还有亚利呢?”里南也质问。“信上说他受了伤,情况危急。”

    “没有,没有,”怒基扔下空酒瓶,酪团的答道:“他只是头上肿了个包,没什么要紧,他和丹丝一起回去了。”

    “回去?”洛克的胃部痉挛。老天,丹丝真的不要他了,扔下他走了?他揪住怒基的衣领喝问:“告诉我,你知道些什么?否则我会再打断你的鼻梁一次,说!”

    怒基的面孔一扭,放声嚎哭了起来。“不是我干的,西伦直嚷着阻止他,我不是存心砸破亚利叔叔的头,我只是吓呆了……”怒基涨红脸,双泪直流。“我完了,地位、身分、前途,我一直这么卖力……西伦把他们带走了,上了奥德赛回太平洋去了,他说他会处理一切,他说的!现在叫我怎么办?”

    洛克怒声咒骂,一把推开怒基,让他跌了个四脚朝天。“我回来时如果你人还在波士顿,我就要你好看,明白没有?”他恶狠狠说道。

    怒基问咛的点头,洛克厌恶的呼了一声,转身离开。“来吧,里南,我们得立刻行动”

    “我们可以电告纽约港口,请求他们协助——”

    “我们得去追他们。”

    “什么?怎么追?奥德寒速度那么快。“

    “我别无选择。”洛克眼色阴想,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对那份直觉深信不疑。“赖西伦会杀了丹丝,甚至更糟。”

    丹丝呻吟的醒来,以为她又作了噩梦,但在洛克怀中她不害怕,洛克会亲爱的搂住她,亲吻她,平息她的惧怕……哦,不……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大吵了一场,不是吗?丹丝痛苦的张开眼。

    老天,她是在船舱里,而船在大海上。

    “丹丝?”一个暗哑的声音在喊她。

    “亚利!”她惊异的看到在舱房对侧的小床,亚利手脚被捆绑的躺在上面,她猛然坐起,这才发现自己的情况和老人差不多。“你还好吧?”

    “脑壳很痛,可恨的混帐东西竟然从背后偷袭我,”亚利在小床上徒劳的扭动身躯,但嗓音透出一股放心的意味。“幸好你没事,我还以为你再也不醒了呢,丫头。”

    “怎么一回事?”她狂乱的问。“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亚利老皱的面孔扭曲了。“这是怒基干的好事,我查出了他和姓赖的放火烧了西风号的秘密,他一慌,出手攻击我,把我们绑到船上……”

    “上帝,这不是真的,洛克会以为…哦,天呀,上帝,上帝——”

    舱门一开。“很高兴你对上帝仍然这么虔诚。”赖西伦手拎油灯踱了进来,脸孔在灯下显得死白,丹丝整个人缩到角落,对大海的恐惧和此刻的惊骇相形失色。

    “你来得正好,王八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亚利竭力挣扎着坐起。“立刻放开我们!”

    “闭嘴,老家伙,我对敢对我大吼大叫的人特别没有耐心,未来这几个月你最好自己小心点。”牧师温和的喝叱。

    “几个月?”丹丝哑然问道。

    “是的,亲爱的,即使是这么快速的船也不是一夜之间就回得了家的。”

    “不,”丹丝惊骇欲绝。“我不要回拉哈那。”

    “胡说。”赖牧师移到她面前,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丹丝像只麻雀碰上眼镜蛇般籁籁发抖。

    “你将永远和我在一起为上帝工作,”他哄道:“我一向为你好,不像别人只想利用你的身分图谋自己的好处,吉姆把你交给我便是此被……”

    “吉姆!”亚利喊道:“可是你说——”

    牧师对老人微微一笑。“上帝会原谅我这善意的谎言的,朋友,我不能告诉你她是你儿子和夏威夷王女生下的小公主,否则姓麦的淫棍不知会怎么利用她呢!我得保护她才行。”

    “保护你自己的好处才是真的,你这骗子!”亚利狂怒大吼,挣扎得益发厉害。“你剥夺了她的权益地位,还证称她的出身!丹丝,对不起,我没相信你,原谅我,丫头。

    “我没有搞错。”她前哺说道,但脑子仍一片浑饨未清。

    “你虽然背叛了我,私自逃跑,但我原谅你,”赖牧师轻言细语,好像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般抚弄她的颈子、她的头发。“回头是岸,我能谅解,”他向丹丝倾近,姜花的味儿熏得她反胃欲呕,他的手从她肩膀滑到胸脯。“在返航期间,你得好好学习如何取悦我。”他喘道。

    丹丝骇然的瞠眼,他的抚触、他说的话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怖。取悦他?他不会是指…可是他似乎就是那个意思。

    她开始作呕。“休想!”

    赖牧师打开白袍,露出腰间一把枪,他笑得和蔼可亲。“你不希望你爷爷受到伤害吧?莉莉?”

    他的胁迫一出,深埋在丹丝内心的情绪崩溃,她用力扭鹰,双脚一扬把他踢翻在地板上,他立刻爬起来,喉里闷吼。

    “别碰他,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亚利狂喊。“救命,来人!强暴,杀人!来人呀—”

    赖牧师掏出枪冲到亚利床前,狠狠给亚利一记,打得他抑倒下去,鼻血立刻进流在白花花的胡子上,牧师继继笑着,一拳又一拳落在老人脸上……

    时间突然倒退回转,所有记忆在丹丝眼前铺展开来,她清晰的看到一切。她张嘴尖叫。

    西伦旋过身子,丹丝瞪着他那双红通通的眼睛,又回到十岁那年。

    她记起了一切。

    “你非杀了我不可,”她轻声说:“你从前下过手,现在你非再重做一次不可,这十年你最害怕的就是这一刻,对不对?怕我喊出你真正的名称,”她吼道:“杀人凶手”

    他走向丹丝,神情变得很怪异。

    “我父亲不是罹病死的,他是在醉酒后被你这懦夫砸破后脑死的,我目睹了一切,于是你把我扔下水,企图连我一起灭口,可是不幸被人干扰,你被迫只好把我救起来,你到底希望我是死是活?如果我死了,我的衔位和产业回到我母亲的族人手中,你的打算就落空了—”

    “闭嘴,莉莉——”

    “别叫我莉莉,你不配叫这个名字,”她厉嘶,奋力挣脱手上的绳索。“只有我外婆珂耐公主才叫我这名字,她自己和白人结下姻缘,因此我母亲爱上罗吉姆时她才大力促成他们的亲事,我是她的继承人,而你觊觊那片土地,起了歹念!”

    “可怜的孩子,你又开始神智不清了”西伦冷静的说:“你病了那么久……”

    “休想再诳我,我什么都知道。”丹丝再不容许那些陈年的威胁来阻止她,童年的回忆在她心中浮落,外婆慈祥的笑脸,父母恩爱的低景,娜卡莎死后,父亲伤心过度而酗酒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上映,尤其是赖西伦行凶那可怕的一夜,更是格外清晰。

    “爸爸明白你的私心,他保护甘蔗园和当地人不受你剥削,于是你下手杀了他,夺走我的权益。”她把脚上的绳索也解了,赶过去查看亚利,他头破血流,但伤势不重,神智也仍清楚,她说的一字一句他都听见了,而赖西伦被她一番话说得慌张失措,竟无视于丹丝替老人松绑的动作。

    “没有这回事,你是疯子,你忘了吗,不要再说了!”他叫道。

    丹丝冷笑“想堵住我的嘴没那么容易,除非你把我杀了,否则我就会向世人昭告你的所作所为。”

    “闭嘴!我不许你再——”

    此时,平稳的船身突然一震,来了个回旋动作,舱内三人的身子全都倾斜,牧师跌到墙上,丹丝张臂护住爷爷。

    “搞什么玩竟儿!”西伦咒骂。

    “怎么一回事?”亚利嘴咕挣扎,丹丝往小窗一瞄,倒吸一口气。

    “什么?怎么了?”西伦跌跌撞撞扑到窗口,看见蓝天碧海上一艘白光闪耀的庞然大船拨地而起般的高耸在奥德赛之后。

    “那是什么?”西伦怒吼,感到一阵不祥的兆头。

    “你这可爱的梦想者,”丹丝哺前自语。“你做到了。”

    “那是什么?”亚利觑着窗外,也这么问道。

    “我们的救援者,爷爷!”丹丝的脸孔迸出光彩。“亚古诺号!铁汉来救我们了!”

    “他们没有反应,先生!”打信号的水手向安里南船长报告。

    “可恶!刚刚她似乎慢了下来,现在看这样子,她好像企图加速逃走。”里南咒迫。

    “我们必须拦下她!”洛克的牙说。

    “我们会的,除非船桅折断或风向改变”里南答道。“老天,谁相信铁汉会冒这么大的险!洛克,你会在波士顿造成大轰动,不。是整个东海岸,想想我们所过之处,别艘船上的那些目瞪口呆的人!”

    可是洛克来不及回答他弟弟,他抓住望远镜喊道:“里南!一个女人……是阿丹!”

    里南把望远镜抢过去对准奥德赛的甲板,一名白发白袍的男人持枪挟持一对男女,是丹丝和亚利!他们正在舵位,几个水手围在四周。

    “他们似乎在威胁船长……”里南哺哺说:“哦,他们转向了,朝我们来了。”

    “他们想撞我们。”’洛克咬牙道,心脏揪扭着“姓赖的一定以为我不敢应战。”他断然下令。“舵手,对准它的船首!”

    水手犹豫着不敢动,望着船长。

    “只要奥德赛不驶入风里,我们撞得倒它。”里南道。

    “不错,”洛克的脸孔坚决得有如石雕。“撞倒它。”

    两船如同斗牛场的公牛彼此朝对方冲去,奥德赛的船长嘶嚎,试图改变航向。“我们会翻船的,白痴!”

    “不许动,听到没有!”赖牧师揪着丹丝,胁迫道。

    “你会害死我们!她就快撞上来了,舵手,改变——”船长话未说完,西伦的枪口瞄准他开火,船长倒地,按着大腿呻吟。

    “爷爷,我们走!”丹丝趁这千钩一发之际把亚利往栏杆外一推,西伦扑上来,但丹丝已随爷爷翻过栏杆落海。

    “大伙儿稳住!”

    另一艘船上,里南大喝,瞬间,亚古诺号朝奥德赛冲撞而去,甲板上所有人全都东倒西歪,洛克攀住绳具,心痛如绞的看着桅断船裂的奥德赛,那感觉好似他亲手杀了自己的骨肉。

    他心中涌现另一波恐惧。“放救生筏!”他嘶喊,他撞毁了奥德赛,现在,丹丝何在?

    海水出奇的温暖,丹丝脑海里浮出儿时荡漾在碧蓝大海好戏的情节,她不再惧怕,反而有如鱼得水的感觉。五六步外是亚利载沉载浮的头。“爷爷!”她把头伸出海面喊道,奋力向他游去,拉住他游开奥德赛。“我们没事了。”

    “你看,丫头,”亚利喘道:“它沉下去了。”

    丹丝极力回头一瞄。“我的天,西伦叔叔。”

    那白影子站在栏杆边,双手高举向天,像在对夫祷告,随船缓缓下沉,其他水手都已上了救生筏,唯独他例外,浪涛将奥德赛吞没,赖西伦正如多年前企图夺走丹丝生命般的葬身大海,做了波臣。

    丹丝感到一股沉重而痛苦的失落感,不是为了赖西伦,而是为了奥德赛。

    “丹丝!”一艘白色小核靠近他们,有力的大手将她和亚利救上船。

    她投身在洛克怀中吸咽。“哦,洛克,我好难过,奥德赛——”

    “不要说了,丹丝。”他抚顺她水淋淋的头发,将她紧纳在臂弯。“你安全无恙就好了,今天会发生这样意外要怪只能怪我,我一生只担心一件事——像我父亲那样惨淡,成为笑柄,身败名裂,现在我也差不多了,奥德赛沉了,西风号烧了,亚古诺号看来也保不住了,我落得和我父亲当年一样,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吗?”

    丹丝猛咽着,对他摇头。

    他唇角微微一扬”感觉没那么糟,我不是说从现在开始一切就会好转;但是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我们就能克服一切的,我不能失去你,公主,我爱你。”

    她从心坎儿的欢喜上来,双眼泪光闪烁。“洛克,我也同样需要你。一切灾难都结束了,我不再感到无助和害怕,我回想起所有的真相,是你给我力量,让我变得完整的。”

    另一艘救生筏飘荡而来。里南在船上对大哥喊道:“上帝,我很抱歉,洛克,我迫不得已只好弃船,亚古诺号不行了。”

    “不能怪你,这是我的决定、”洛克把丹丝拥在身边“但是值得。”

    里南到此方露脸一笑。“的确,多个妹妹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你知道了?”丹丝问。

    “洛克告诉我的”

    丹丝对大洲以爱的目光,伸手拉拉里南的手。“你相信吗?”

    “他怎么会不狠们?”亚利搭腔,锐眼上下打量里南。“你真的和吉姆杨得酷似,愿他安息,这么说你不会不高兴吧?!’

    “我过得一阵子才能适应。”

    “爷爷——”丹丝不安的瞄着亚利和洛克。

    “我先说吧。”亚利府清嗓门“我对你们两位相当感激,你们救了我和我家丹丝,老头子希望过去种种就此做个完结,我们全都蒙受了损失,但盼往后麦罗两家能够做出复仇之外更好的表现。”

    “这样再好不过了,”洛克向亚利伸出手“丹丝的快乐正如我的快乐一样重要,我非常了解家庭和亲人在她心中的意义。”

    亚利转向里南“我非常高兴我不但机孙女,还多了个孙子。”

    里南点了点头,脸上的倦色被笑容取代。“是的,先生,我敢说对你而言是件希罕的事儿。”

    “里南!”丹丝吃惊的喊道,但见亚利的嘴角露出微笑,她跟着哈哈大笑。她依偎在丈夫的怀里,拉着亚利和里南的手,沉重但是心平气和的看着亚古诺号缓缓下沉。

    尾声

    “回来,小鬼”’

    穿及膝短裤、戴草帽的男娃娃对妈咪甜甜一笑,拖着胖胖的小腿钻入长港码头的来宾中。

    “洛克!”丹丝着急的对立于一旁,正和投资者闲聊的丈夫一喊。今天是麦罗公司最新一艘船的处女航启航典礼,码头上都是旧雨新知,洛克匆匆和客人说了两句,朝妻子手指的方向追着孩子去了。

    他逮住娃娃,一把将他抱得老高,父子俩一起开怀大笑。丹丝忍不住微笑,这三年来铁汉变了不少,以前的他是不可能当庭追孩子、和孩子笑闹、父子之情溢于言表的。他变了,是丹丝让他改变的。他在工作上的态度依然认真、一丝不苟,但同时,他也是位最可爱的父亲和丈夫。三年来,虽在亚利的财力支援下,他们仍战战兢兢渡过不少难关,才能有今日的局面,洛克从三年前亚古诺号快航的经验中记取得失,不断研究改进,造出厂商争相订购的一流快船,竖起响亮的招牌。

    “哇!”洛克扛着咯咯笑的孩子回到丹丝身边。

    “好个小顽皮鬼,向妈咪说对不起。”

    可是小娃娃却解特用头外渐行渐远的新船,大叫,“迪!”

    “对了,小可爱,向里南叔叔摆手再见。”丹丝道。

    “迪!”小娃娃指着大船,拼命吵。“迪!”一张小下巴和父亲相同的线条。

    洛克大笑。“哦,不成不成,你现在还不能上船邀游四海,以后才行。”

    “洛克,别这么小就这样教他,里南刚出港我就已经在想念他了!”

    “亲爱的,他身上流有海洋的血液,总有一天他会飞向大海的,”洛克边笑道边把丹丝搂在“至于里南,是你不放心让别人带这趟海路,非要里南亲自运送物资到拉哈那给你的同胞的。”

    她叹道:“你说的没错,我的同胞因为糖产丰富获利不少,目前的生活改善了许多。”

    “他们幸运有你这样一位主人,你知道,想到我老婆居然真的是位公主,我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洛克怀里的小娃娃发现了更让他有兴趣的目际了,他挣扎着落地,开心叫嚷,投向朝他们走来的老绅士怀抱。

    “嗨,小乖乖!来和曾爷爷说说话!”亚利笑道,祖孙俩高高兴兴的走开了。

    洛克挽住丹丝,目送那一老一小离去。“小家伙越来越像你了,公主。倔强、任性—”

    “谢谢你的恭维!”

    “——而且可爱得不得了。”洛克低笑,赶紧加上这一句。

    丹丝嫣然。“幸好他脾气好,只不过带有一点麦家的固执。”

    “这种综合体未来的日子一定多彩多姿,”洛克道:“我打算带他到斯开岛待几天,好让你专心完成你最后一张合约画。”

    “我连忙了好几个月,这幅完成之后,我暂时不接会的,我要和你到斯开岛去画野花!”

    “好主意,也许我们该把小鬼留在家里,他比什么都更能捣蛋,老是毁了他爹妈的好计划。”洛克说:“你真的想再要一个?”

    “真的。”她小心的说:“况且现在担心这个已经迟了。’

    铁汉怔了半晌。“你是说……你又有了,阿丹!”

    他当着一码头的人把妻子抱起来,喷喷有声的吻她,笑得合不拢嘴。“老天,我爱你!”

    丹丝欣喜得轻出,温柔的碰触他的脸孔。“看来是的。”

    洛克上下抚摸她的肩臂仿佛在确定他的好运道“我自希望你让我命这艘船名为莉莉公主号。

    丹丝的目光远扬到海上的船影,依稀看见船身闪烁的几个字:罗吉姆号。

    “小吉会以为我们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而不是纪念他祖父”洛克警告道:“特别是在里南打破了船行的世界纪录之后。”

    “小吉必须学会虚怀若谷——和他父亲一样。”丹丝的眼睛闪耀着傲然的光彩。“毕竟一位造成一艘艘梦中的完美大船,却从不居功的人是最令人敬重的。”

    洛克手环住她的肩,把她拥在心口上,她所属于的地方。“不会再有噩梦了,我的爱”

    他昂脸任他亲吻。“从现在到永远,只有好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