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轩
翠微轩 欢迎您!
翠微轩 > 都市言情 > 《猎男季节》

尾声 文 / 琳达·霍华

    /

    首页->./

    《猎男季节》->正文尾声

    为给黛西和杰克庆祝,依芙林和乔拉姨妈做出了空前丰盛的正餐。婚礼过后,他们已经在加特林堡吃过一顿大餐了,但那是在饭店里吃的,不算数。此刻,菜多得桌子上都摊不下了。全家人都坐在一起,还有陶德和他的朋友霍华德。霍华德的到来令黛西惊讶万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霍华德是个同性恋,那他干嘛去水牛夜总会呢?当然,杰克始终坚持陶德的性取向很正常,所以可能她真的不擅长做这种判断。

    迈达斯在桌子下面钻来钻去,它总能准确无误地通过嗅觉找到她,它在她的脚下趴下了。它的小舌头舔著她的脚踝,她不时地掀开桌布,看看它。它的神情已有些疲倦了,也就是说它要趴下睡一会儿了。向这么多的客人问好已经把它搞得疲惫不堪,当然每个人也少不了和它玩一会儿,才能得到清静。

    仅仅几个星期之前,她还在为自己空虚的生活而苦恼,现在,她的生活已经十分丰富、充实。当然,她的家庭始终在她身边,但重要的是她交到了几个非常宝贵的朋友,现在她还多了一个迈达斯——还有杰克。

    从前她为什么总觉得彪形大汉不适合她呢?眼前这个彪形大汉正是她想要的。他始终一副强悍的样子,灰白的短发根根竖起,肩膀宽阔有力,粗脖颈,走起路来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充分享受著自己占有的空间。他还是改不了挤她的习惯,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床下,屋内还有屋外,但她也慢慢学会了调整和适应。如果他霸占了属于她的那一半床,那么无处可睡的她就只能睡在他的身上。所以,要是他这些天睡得不大好,也怪不了别人,只能怪他自己了。

    这几天她快活极了,月经已经推迟四天了。可能是怀孕,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怀孕了,但不管怎样,杰克已经在承担丈夫的责任了。她一直在等待月经的到来,但今天早上,对孩子的渴望突然强烈起来,直觉告诉她肯定怀孕了。离开妈妈家,他们准备去买个验孕灵。明天早上,他们就会知道确切的结果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个儿子还是女儿。她想像著杰克把足球传给一个壮壮的小家伙,她的心都要融化了。接著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个小女孩,卷卷的头发,小小的酒窝,在她爸爸肌肉发达的臂弯里熟睡著。想到这,她开心得合不拢嘴。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都要陶德帮她装饰婴儿房,他的室内装修品位绝对是一流的。她还想请他做他们孩子的教父,但她得先征求一下杰克的意见,也许他打算请另外的朋友。

    陶德称赞著她们的蕾丝桌布,正在问黛西妈妈它有多少年月了。黛西歪著脑袋,仔细端详著陶德。他的穿著总是那么整洁,有品味;今天是一件白色丝绸衬衣,褶纹墨绿长裤配黑色窄皮带。

    桌子底下,杰克把腿抵向黛西,仿佛不触碰到她就无法忍受。她不理会他,目光始终在陶德身上。

    杰克发现了她正在看谁,突然变得躁动不安起来。「黛西——」他开口了,但已经迟了。她的声音先出来了,清脆而响亮。

    「陶德,你知道puce是什么颜色吗?」

    陶德没有丝毫的准备,他一脸惊异地转向黛西。「这是你自己造出来的颜色吧?」他脱口而出。

    格兰.赛克斯开车去坦普尔.诺兰家的时候,他已经出院快一个月了。当然,前市长已经不住在那里了。他被保释了出来,审判之前应该都在斯科茨伯勒,具体住在哪里赛克斯并不打算查清楚。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活下来,恢复精力。

    中弹之后,他一直处于一种奇怪的情绪之中,也许旁人看来并不十分奇怪。和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往往会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至少暂时改变。那天菲力浦斯的出现是他始料未及的,他还受了伤,但他始终认为他已经把握得很好了。他冷笑了一下,想到拉索那巧妙的一枪,他还是觉得很过瘾。

    还有一个人会和他一样为那一枪而高兴,这就是为什么他来这里。

    按下门铃,他静静地等待。他听见了脚步声,詹尼弗.诺兰打开了门。但她不认识他,所以没有开外面的铁门。「怎么?」

    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他觉得,不仅仅是漂亮而已。他听说她已经戒酒了,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但今天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虽然它们曾经布满了阴影。

    「我是格兰.赛克斯。」他说。

    她透过铁栏杆望著他,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曾经为她丈夫做过事,参与过他们所有的肮脏交易。他肯定也知道坦普尔把她送给菲力浦斯的事。

    「走开。」她说,要把门关上了。

    「没关系。」他温柔地说。她的身体僵住了,手仍然抓著门。

    「什么……什么没有关系?」她的声音很轻,很不自然。

    「菲力浦斯做的事。没关系的。他并没有碰你,只是你的身体而已。」

    她感到眩晕了,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不,他碰了我!他把我的一部分扼杀掉了,所以不要过来跟我说他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我不想听。」

    他把手插进口袋。「你打算让他赢吗?」

    「他没有赢。赢的人是我。我还在这儿,而他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过了,我肯定他在那里会很受欢迎。」

    「你打算让他赢吗?」赛克斯又问了一遍,冷峻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她的眼睛。她动摇了。

    时间变得难熬了,她似乎再也没有力气把门关上,就此把事情解决。她呼吸变弱,变急促。「你为什么来这里?」她轻轻地问。

    「因为你需要我。」他说。詹尼弗把门打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