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轩
翠微轩 欢迎您!
翠微轩 > 其他类型 > 唯一的爱

尾 声 文 / 埃里奇·西格尔

    开始下雨了。我把衣领朝上翻起,让阵雨把我淋个透。

    我来到东河岸边,开始无目的地乱走。不怕苦的跑步锻炼者从两个方向跑过我的身边,以苦为乐。我继续走着。我的心在痛。

    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我才逐渐意识到:在几乎20年的时间里,我第一次自由了,完完全全地自由了。缠扰我的幽灵消失了。

    天已经黑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寻呼机在响。我把手伸进口袋,把它拿了出来。

    显示屏上出现了简短的口信:你的妻子在等着。

    最后,浑身湿透、打着哆嗦的我终于把钥匙插进了自家大门的锁孔中。我进了门,听见了勃拉姆斯《F大调奏鸣曲》的乐声。是我亲爱的妻子,抱着大提琴,看着窗外,完全浸沉在音乐之中,背朝着我。

    和平常一样,钢琴伴奏是音箱里出来的乐声。埃维全神贯注,没有注意到我在场。只有在我关上了立体声音响后,她才意识到我在房间里。她抬头看了看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我就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让她不要做声。

    她一声不响地看着我走到书架前,找出了勃拉姆斯那首曲子的钢琴谱。

    我坐在钢琴前,打开电灯,开始把乐谱翻到她拉的那个部分,然后转向她轻轻地说:“咱们从第194小节开始,好吗?”

    她满脸狐疑地点了点头。

    我开始慢慢地、试探着为她弹了起来。

    这并不容易。我的手指很不灵活。不过无论多么笨拙,我毕竟是在弹着。我独自弹完了第二主旋律。埃维举起琴弓,拉着我弹过的曲调来与我相和。然后,我们配合起来共同演奏,用勃拉姆斯的语言交流着我们的感情。

    我们在音乐中重又结合了起来,这是一个奇迹,然而却又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在演奏过程中,我力图弄明白是什么使我能突然冲破音乐上沉默的牢笼,重新允许我表达,允许我歌唱。

    我们在F大调和弦上停了下来。

    “埃维……”我开始说。

    她打断了我。

    “咱们来演奏第二乐章吧。”

    她开始了缓慢的拨奏,然后是低沉长缓的曲调,我的钢琴声回旋其中,和她的旋律相拥相亲。

    这时,我们之间配合而成的融洽和谐的乐声是整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声音。

    “埃维,我一直都爱你,”我轻声说,“我是说,一直都爱。从我们在学校见面的那一刻起。我太腼腆,总是难以启齿。有时候,我们一起练琴时我试图向你表示过。”

    “是的,我知道,”她泪流满面地说,“要是你听到了我对你的回答,你就决不会放我走的。”

    “但是现在这一切对我们有影响吗?”我问。

    “没有,马特,”她悄声说道,“我们在一起,这就是最重要的。”

    下一个乐章是热情的快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