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轩
翠微轩 欢迎您!
翠微轩 > 其他类型 > 暴风雨

第五幕 文 / 莎士比亚

    第一场普洛斯彼罗洞室之前

    普洛斯彼罗穿法衣上;爱丽儿随上。

    普洛斯彼罗

    现在我的计划将告完成;我的魔法毫无差失;我的精灵们俯首听命;一切按部就班顺利地过去。是什么时候了?

    爱丽儿

    将近六点钟。你曾经说过,主人,在这时候我们的工作应当完毕。

    普洛斯彼罗

    当我刚兴起这场暴风雨的时候,我曾经这样说过。告诉我,我的精灵,国王和他的从者们怎么样啦?

    爱丽儿

    按照着你的吩咐,他们仍旧照样囚禁在一起,同你离开他们的时候一样,在荫蔽着你的洞室的那一列大菩提树底下聚集着这一群囚徒;你要是不把他们释放,他们便一步路也不能移动。国王、他的弟弟和你的弟弟,三个人都疯了;其余的人在为他们悲泣,充满了忧伤和惊骇;尤其是那位你所称为“善良的老大臣贡柴罗”的,他的眼泪一直从他的胡须上淋了下来,就像从茅檐上流下来的冬天的滴水一样。你在他们身上所施的魔术的力量是这么大,要是你现在看见了他们,你的心也一定会软下来。

    普洛斯彼罗

    你这样想吗,精灵?

    爱丽儿

    如果我是人类,主人,我会觉得不忍的。

    普洛斯彼罗

    我的心也将会觉得不忍。你不过是一阵空气罢了,居然也会感觉到他们的痛苦;我是他们的同类,跟他们一样敏锐地感到一切,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感情,难道我的心反会比你硬吗?虽然他们给我这样大的迫害,使我痛心切齿,但是我宁愿压伏我的愤恨而听从我的更高尚的理性;道德的行动较之仇恨的行动是可贵得多的。要是他们已经悔过,我的唯一的目的也就达到终点,不再对他们更有一点怨恨。去把他们释放了吧,爱丽儿。我要给他们解去我的魔法,唤醒他们的知觉,让他们仍旧恢复本来的面目。

    爱丽儿

    我去领他们来,主人。(下。)

    普洛斯彼罗

    你们山河林沼的小妖们;踏沙无痕、追逐着退潮时的海神而等他一转身来便又倏然逃去的精灵们;在月下的草地上留下了环舞的圈迹,使羊群不敢走近的小神仙们;以及在半夜中以制造菌蕈为乐事,一听见肃穆的晚钟便雀跃起来的你们:虽然你们不过是些弱小的精灵,但我借着你们的帮助,才能遮暗了中天的太阳,唤起作乱的狂风,在青天碧海之间激起浩荡的战争:我把火给与震雷,用乔武大神的霹雳劈碎了他自己那株粗干的橡树;我使稳固的海岬震动,连根拔起松树和杉柏:因着我的法力无边的命令,坟墓中的长眠者也被惊醒,打开了墓门出来。但现在我要捐弃这种狂暴的魔术,仅仅再要求一些微妙的天乐,化导他们的心性,使我能得到我所希望的结果;以后我便将折断我的魔杖,把它埋在幽深的地底,把我的书投向深不可测的海心。

    庄严的音乐。爱丽儿重上;他的后面跟随着神情狂乱的阿隆佐,由贡柴罗随侍;西巴斯辛与安东尼奥也和阿隆佐一样,由阿德里安及弗兰西斯科随侍;他们都步入普密斯彼罗在地上所划的圆圈中,被魔法所禁,呆立不动。普洛斯彼罗看见此情此景,开口说道:

    普洛斯彼罗

    庄严的音乐是对于昏迷的幻觉的无上安慰,愿它医治好你们那在煎炙着的失去作用的脑筋!站在那儿吧,因为你们已经被魔法所制伏了。圣人一样的贡柴罗,可尊敬的人!我的眼睛一看见了你,便油然堕下同情的眼泪来。魔术的力量在很快地消失,如同晨光悄悄掩袭暮夜,把黑暗消解了一样,他们那开始抬头的知觉已经在驱除那蒙蔽住他们清明的理智的迷糊的烟雾了。啊,善良的贡柴罗!不单是我的真正的救命恩人,也是你所跟随着的君主的一位忠心耿耿的臣子,我要在名义上在实际上重重报答你的好处。你,阿隆佐,对待我们父女的手段未免太残酷了!你的兄弟也是一个帮凶的人。你现在也受到惩罚了,西巴斯辛!你,我的骨肉之亲的兄弟,为着野心,忘却了怜悯和天性;在这里又要和西巴斯辛谋弑你们的君王,为着这缘故他的良心的受罚是十分厉害的;我宽恕了你,虽然你的天性是这样刻薄!他们的知觉的浪潮已经在渐渐激涨起来,不久便要冲上了现在还是一片黄泥的理智的海岸。在他们中间还不曾有一个人看见我,或者会认识我。爱丽儿,给我到我的洞里去把我的帽子和佩剑拿来。(爱丽儿下)我要显出我的本来面目,重新打扮做旧时的米兰公爵的样子。快一些,精灵!你不久就可以自由了。

    爱丽儿重上,唱歌,一面帮助普洛斯彼罗装束。

    爱丽儿

    (唱)

    蜂儿吮啜的地方,我也在那儿吮啜;

    在一朵莲香花的冠中我躺着休息;

    我安然睡去,当夜枭开始它的呜咽。

    骑在蝙蝠背上我快活地飞舞翩翩,

    快活地快活地追随着逝去的夏天;

    快活地快活地我要如今

    向垂在枝头的花底安身。

    普洛斯彼罗

    啊,这真是我的可爱的爱丽儿!我真舍不得你;但你必须有你的自由——好了,好了——你仍旧隐着身子,到国王的船里去:水手们都在舱口下面熟睡着,先去唤醒了船长和水手长之后,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快一些。

    爱丽儿

    我乘风而去,不等到你的脉搏跳了两跳就回来。(下。)

    贡柴罗

    这儿有着一切的迫害、苦难、惊奇和骇愕;求神圣把我们带出这可怕的国土吧!

    普洛斯彼罗

    请您看清楚,大王,被害的米兰公爵普洛斯彼罗在这里。为要使您相信对您讲话的是一个活着的邦君,让我拥抱您;对于您和您的同伴们,我是竭诚欢迎!

    阿隆佐

    我不知道你真的是不是他,或者不过是一些欺人的鬼魅,如同我不久以前所遇到的。但是你的脉搏跳得和寻常血肉的人一样;而且自从我一见你之后,那使我发狂的精神上的痛苦已减轻了些。如果这是一件实在发生的事,那定然是一段最希奇的故事。你的公国我奉还给你,并且恳求你饶恕我的罪恶——但是普洛斯彼罗怎么还会活着而且在这里呢?

    普洛斯彼罗

    尊贵的朋友,先让我把您老人家拥抱一下;您的崇高是不可以限量的。

    贡柴罗

    我不能确定这是真实还是虚无。

    普洛斯彼罗

    这岛上的一些蜃楼海市曾经欺骗了你,以致使你不敢相信确实的事情——欢迎啊,我的一切的朋友们!(向西巴斯辛、安东尼奥旁白)但是你们这一对贵人,要是我不客气的话,可以当场证明你们是叛徒,叫你们的王上翻过脸来;可是现在我不想揭发你们。

    西巴斯辛

    (旁白)魔鬼在他嘴里说话吗?

    普洛斯彼罗

    不。讲到你,最邪恶的人,称你是兄弟也会玷污了我的齿舌,但我饶恕了你的最卑劣的罪恶,一切全不计较了;我单单要向你讨还我的公国,我知道那是你不得不把它交还的。

    阿隆佐

    如果你是普洛斯彼罗,请告诉我们你的遇救的详情,怎么你会在这里遇见我们。在三小时以前,我们的船毁没在这海岸的附近;在这里,最使我想起了心中惨痛的,我失去了我的亲爱的儿子腓迪南!

    普洛斯彼罗

    我听见这消息很悲伤,大王。

    阿隆佐

    这损失是无可挽回的,忍耐也已经失去了它的效用。

    普洛斯彼罗

    我觉得您还不曾向忍耐求助。我自己也曾经遭到和您同样的损失,但借着忍耐的慈惠的力量,使我安之若素。

    阿隆佐

    你也遭到同样的损失!

    普洛斯彼罗

    对我正是同样重大,而且也是同样新近的事;比之您,我更缺少任何安慰的可能,我所失去的是我的女儿。

    阿隆佐

    一个女儿吗?天啊!要是他们俩都活着,都在那不勒斯,一个做国王,一个做王后,那将是多么美满!真能这样的话,我宁愿自己长眠在我的孩子现今所在的海底。你的女儿是什么时候失去的?

    普洛斯彼罗

    就在这次暴风雨中。我看这些贵人们由于这次的遭遇,太惊愕了,惶惑得不能相信他们眼睛所见的是真实,他们嘴里所说的是真的言语。但是,不论你们心里怎样迷惘,请你们相信我确实便是普洛斯彼罗,从米兰被放逐出来的公爵;因了不可思议的偶然,恰恰在这儿你们沉舟的地方我登上陆岸,做了岛上的主人。关于这事现在不要再多谈了,因为那是要好多天才讲得完的一部历史,不是一顿饭的时间所能叙述得了,而且也不适宜于我们这初次的相聚。欢迎啊,大王!这洞窟便是我的宫廷,在这里我也有寥寥几个侍从,没有一个外地的臣民。请您向里面探望一下。因为您还给了我的公国,我也要把一件同样好的礼物答谢您;至少也要献出一个奇迹来,使它给与您安慰,正像我的公国安慰了我一样。

    洞门开启,腓迪南与米兰达在内对弈。

    米兰达

    好人,你在安排着作弄我。

    腓迪南

    不,我的最亲爱的,即使给我整个的世界我也不愿欺弄你。

    米兰达

    我说你作弄我;可是就算你并吞了我二十个王国,我还是认为这是一场公正的游戏。

    阿隆佐

    倘使这不过是这岛上的一场幻景,那么我将要两次失去我的亲爱的孩子了。

    西巴斯辛

    不可思议的奇迹!

    腓迪南

    海水虽然似乎那样凶暴,然而却是仁慈的;我错怨了它们。(向阿隆佐跪下。)

    阿隆佐

    让一个快乐的父亲的所有的祝福拥抱着你!起来,告诉我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米兰达

    神奇啊!这里有多少好看的人!人类是多么美丽!啊,新奇的世界,有这么出色的人物!

    普洛斯彼罗

    对于你这是新奇的。

    阿隆佐

    和你一起玩着的这姑娘是谁?你们的认识顶多也不过三个钟头罢了。她是不是就是把我们拆散了又使我们重新聚合的女神?

    腓迪南

    父亲,她是凡人,但借着上天的旨意她是属于我的;我选中她的时候,无法征询父亲的意见,而且那时我也不相信我还有一位父亲。她就是这位著名的米兰公爵的女儿;我常常听见说起过他的名字,但从没有看见过他一面。从他的手里我得到了第二次生命;而现在这位小姐使他成为我的第二个父亲。

    阿隆佐

    那么我也是她的父亲了;但是唉,听起来多么使人奇怪,我必须向我的孩子请求宽恕!

    普洛斯彼罗

    好了,大王,别再说了;让我们不要把过去的不幸重压在我们的记忆上。

    贡柴罗

    我的心中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否则我早就开口了。天上的神明们,请俯视尘寰,把一顶幸福的冠冕降临在这一对少年的头上;因为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相聚的,完全是上天的主意!

    阿隆佐

    让我跟着你说“阿门”,贡柴罗!

    贡柴罗

    米兰的主人被逐出米兰,而他的后裔将成为那不勒斯的王族吗?啊,这是超乎寻常喜事的喜事,应当用金字把它铭刻在柱上,好让它传至永久。在一次航程中,克拉莉贝尔在突尼斯获得了她的丈夫;她的兄弟腓迪南又在他迷失的岛上找到了一位妻子;普洛斯彼罗在一座荒岛上收回了他的公国;而我们大家呢,在每个人迷失了本性的时候,重新找着了各人自己。

    阿隆佐

    (向腓迪南、米兰达)让我握你们的手:谁不希望你们快乐的,让忧伤和悲哀永远占据他的心灵!

    贡柴罗

    愿如大王所说的,阿门!

    爱丽儿重上,船长及水手长惊愕地随在后面。

    贡柴罗

    瞧啊,大王!瞧!又有几个我们的人来啦。我曾经预言过,只要陆地上有绞架,这家伙一定不会淹死。喂,你这谩骂的东西!在船上由得你指天骂日,怎么一上了岸响都不响了呢?难道你没有把你的嘴巴带到岸上来吗?说来,有什么消息?

    水手长

    最好的消息是我们平安地找到了我们的王上和同伴;其次,在三个钟头以前我们还以为已经撞碎了的我们那条船,却正和第一次下水的时候那样结实、完好而齐整。

    爱丽儿

    (向普洛斯彼罗旁白)主人,这些都是我去了以后所做的事。

    普洛斯彼罗

    (向爱丽儿旁白)我的足智多谋的精灵!

    阿隆佐

    这些事情都异乎寻常;它们越来越奇怪了。说,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水手长

    大王,要是我自己觉得我是清清楚楚地醒着,也许我会勉强告诉您。可是我们都睡得像死去一般,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都给关闭在舱口底下了。就在不久之前我们听见了各种奇怪的响声——怒号、哀叫、狂呼、铛-的铁链声以及此外许多可怕的声音,把我们闹醒。立刻我们就自由了,个个都好好儿的;我们看见壮丽的王船丝毫无恙,明明白白在我们的眼前;我们的船长一面看着它,一面手舞足蹈。忽然一下子莫名其妙地,我们就像在梦中一样糊里糊涂地离开了其余的兄弟,被带到这里来了。

    爱丽儿

    (向普洛斯彼罗旁白)干得好不好?

    普洛斯彼罗

    (向爱丽儿旁白)出色极了,我的勤劳的精灵!你就要得到自由了。

    阿隆佐

    这真叫人像堕入五里雾中一样!这种事情一定有一个超自然的势力在那儿指挥着;愿神明的启迪给我们一些指示吧!

    普洛斯彼罗

    大王,不要因为这种怪事而使您心里迷惑不宁;不久我们有了空暇,我便可以简简单单地向您解答这种种奇迹,使您觉得这一切的发生,未尝不是可能的事。现在请高兴起来,把什么事都往好的方面着想吧。(向爱丽儿旁白)过来,精灵;把凯列班和他的伙伴们放出来,解去他们身上的魔法。(爱丽儿下)怎样,大王?你们的一伙中还缺少几个人,一两个为你们所忘怀了的人物。

    爱丽儿驱凯列班、斯丹法诺、特林鸠罗上,各人穿着他们所偷得的衣服。

    斯丹法诺

    让各人为别人打算,不要顾到自己,⒀因为一切都是命运。勇气啊!出色的怪物,勇气啊!

    特林鸠罗

    要是装在我头上的眼睛不曾欺骗我,这里的确是很堂皇的样子。

    凯列班

    塞提柏斯呀!这些才真是出色的精灵!我的主人真是一表非凡!我怕他要责罚我。

    西巴斯辛

    哈哈!这些是什么东西,安东尼奥大人?可以不可以用钱买的?

    安东尼奥

    大概可以吧;他们中间的一个完全是一条鱼,而且一定很可以卖几个钱。

    普洛斯彼罗

    各位大人,请瞧一瞧这些家伙们身上穿着的东西,就可以知道他们是不是好东西。这个奇丑的恶汉的母亲是一个很有法力的女巫,能够叫月亮都听她的话,能够支配着本来由月亮操纵的潮汐。这三个家伙作贼偷了我的东西;这个魔鬼生下来的杂种又跟那两个东西商量谋害我的生命。那两人你们应当认识,是您的人;这个坏东西我必须承认是属于我的。

    凯列班

    我免不了要被拧得死去活来。

    阿隆佐

    这不是我的酗酒的膳夫斯丹法诺吗?

    西巴斯辛

    他现在仍然醉着;他从哪儿来的酒呢?

    阿隆佐

    这是特林鸠罗,看他醉得天旋地转。他们从哪儿喝这么多的好酒,把他们的脸染得这样血红呢?你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特林鸠罗

    自从我离开了你之后,我的骨髓也都浸酥了;我想这股气味可以熏得连苍蝇也不会在我的身上下卵了吧?

    西巴斯辛

    喂,喂,斯丹法诺!

    斯丹法诺

    啊!不要碰我!我不是什么斯丹法诺,我不过是一堆动弹不得的烂肉。

    普洛斯彼罗

    狗才,你要做这岛上的王,是不是?

    斯丹法诺

    那么我一定是个倒楣的王爷。

    阿隆佐

    这样奇怪的东西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指凯列班。)

    普洛斯彼罗

    他的行为跟他的形状同样都是天生地下劣——去,狗才,到我的洞里去;把你的同伴们也带了进去。要是你希望我饶恕的话,把里面打扫得干净点儿。

    凯列班

    是,是,我就去。从此以后我要聪明一些,学学讨好的法子。我真是一头比六头蠢驴合起来还蠢的蠢货!竟会把这种醉汉当做神明,向这种蠢才叩头膜拜!

    普洛斯彼罗

    快滚开!

    阿隆佐

    滚吧,把你们那些衣服仍旧归还到原来寻得的地方去。

    西巴斯辛

    什么寻得,是偷的呢。(凯列班、斯丹法诺、特林鸠罗同下。)

    普洛斯彼罗

    大王,我请您的大驾和您的随从们到我的洞窟里来;今夜暂时要屈你们在这儿宿一夜。一部分的时间我将销磨在谈话上,我相信那种谈话会使时间很快溜过;我要告诉您我的生涯中的经历,以及一切自从我到这岛上来之后所遭遇的事情。明天早晨我要带着你们上船回到那不勒斯去;我希望我们所疼爱的孩子们的婚礼就在那儿举行;然后我要回到我的米兰,在那儿等待着瞑目长眠的一天。

    阿隆佐

    我渴想听您讲述您的经历,那一定会使我们的耳朵着迷。

    普洛斯彼罗

    我将从头到尾向您细讲;并且答应您一路上将会风平浪静,有吉利的顺风吹送,可以赶上已经去远了的您的船队。(向爱丽儿旁白)爱丽儿,我的小鸟,这事要托你办理;以后你便可以自由地回到空中,从此我们永别了!——请你们过来。(同下。)

    收场诗

    普洛斯彼罗致辞:

    现在我已把我的魔法尽行抛弃,

    剩余微弱的力量都属于我自己;

    横在我面前的分明有两条道路,

    不是终身被符-把我在此幽锢,

    便是凭藉你们的力量重返故郭。

    既然我现今已把我的旧权重握,

    饶恕了迫害我的仇人,请再不要

    把我永远锢闭在这寂寞的荒岛!

    求你们解脱了我灵魂上的系锁,

    赖着你们善意殷勤的鼓掌相助;

    再烦你们为我吹嘘出一口和风,

    好让我们的船只一齐鼓满帆篷。

    否则我的计划便落空。我再没有

    魔法迷人,再没有精灵为我奔走;

    我的结局将要变成不幸的绝望,

    除非依托着万能的祈祷的力量,

    它能把慈悲的神明的中心刺彻,

    赦免了可怜的下民的一切过失。

    你们有罪过希望别人不再追究,

    愿你们也格外宽大,给我以自由!(下。)

    注释

    当时英国海盗被判绞刑后,在海边执行;尸体须经海潮冲打三次后,才许收殓。

    “那不勒斯的国王已经听见了”、“给他听见了”都是腓迪南指自己而言,意即我听见了自己的话。腓迪南以为父亲已死,故以“那不勒斯的国王”自称。

    狄多(Dido),古代迦太基女王,热恋特洛亚英雄埃涅阿斯,后埃涅阿斯乘船逃走,狄多自焚而死。

    希腊神话中安菲翁(Amphion)弹琴而筑成忒拜城。

    吻《圣经》原为基督徒起誓时表示郑重之仪式,此处斯丹法诺用以指饮其瓶中之酒。

    许门(Hymen),希腊罗马神话中司婚姻之神。

    伊里斯(Iris),希腊罗马神话中诸神之信使,又为虹之女神。

    刻瑞斯(Ceres),希腊罗马神话中司农事及大地之女神。

    狄斯(Dis)即普路同(Pluto),幽冥之主,掠刻瑞斯之女普洛塞庇那为妻;后者即春之女神,每年一次被释返地上。维纳斯之子即小爱神丘匹德,因俗语云爱情是盲目的,故云“盲目的小儿”。

    帕福斯(Paphos),维纳斯神庙所在地,相传她在海中诞生后首临于此。

    马斯(Mars),希腊罗马神话里的战神,与爱神维纳斯有私。

    朱诺(Juno),希腊罗马神话中的天后。

    斯丹法诺正酒醉糊涂,语无伦次;按照他的本意,他该是想说:“让各人为自己打算,不要顾到别人。”

    转自||天涯在线书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